聊聊「實戰」英語教學

最近經常跟朋友討論一件事,就是「教學」這件事情的極限。以語言這件事情為例,我個人的觀念是「有真人老師的教室」大概就是教學效果的極限了。 我並不是說函授、遠距、線上、買教材自修之類的方法沒有效果,而是要看目的和期望而定。如果(例如)期望是從「完全不懂英文」到「可以看懂一些」或「可以開口講兩句」,這個問題不大;但如果要實際投入工作、當成一種工具來用(不需要「很厲害」,只要能達到工具性的目的即可),我會覺得有點難。 而真人教學又有兩種,一種是針對需要個別討論的小班制,一種則是大量訓練的講師使用大量生產的教材,但可以在需要時互動或回答問題。

Read →